美国2024最大十倍杠杆炒股平台,突然被警告了!

  最新消息显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刚刚下调了美国GDP增速预测,同时警告称,美国财政赤字规模过大,债务负担不断加重,日益激进的贸易政策,加上2023年银行倒闭危机暴露的漏洞未得到有效解决,这些隐忧都将对美国经济构成重大风险。

  IMF还警告称,美国通胀仍然面临上行风险,美联储应该保持谨慎,至少等到2024年底才能降低政策利率。

  另外,就在同一天,美联储“最鹰”官员——美联储理事米歇尔·鲍曼也表示,现在降息不合适,在通胀压力仍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她仍未准备好支持央行降息。如果通胀没有减缓,她仍愿意再次加息。

  IMF警告

  当地时间6月27日,IMF将2024年美国实际GDP增速预测从4月份的2.7%下调至2.6%,并认为美国的债务风险及其贸易政策不仅会拖累自己的经济发展,也在给全球经济带来风险。

  IMF表示,虽然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仍然“强劲、充满活力,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环境”,但财政赤字过大,导致公共债务与GDP之比持续上升。此外,美国在贸易政策方面愈发激进,以及在解决银行业脆弱性方面进展不足,都构成了重大的下行风险。

  6月早些时候,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表示,美国2024财年的预算赤字将上涨至1.92万亿美元,超过去年的1.695万亿美元,创下了新冠疫情时期以来的最大赤字。CBO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美国的平均赤字比例为3.7%。按GDP比例计算,在截至2024年9月的财政年度,美国政府的赤字预计将扩大到6.7%。

  相较之下,欧盟国家的指导方针是将赤字控制在3%或更低水准。此外,CBO的预测还显示,美国债务与GDP的比例达到创纪录水平,利息成本正在不断上升。

  IMF严厉批评了美国政府不断上升的赤字表现,认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预计在2030年前,美国的债务占GDP比例将达到令人担忧的140%。

  IMF的衡量指标,包括社会安全退休福利和医疗保险义务。这么高的赤字、债务,可能会导致财政融资成本上升,进而让风险如滚雪球般增大。IMF认为,美国需要将年度赤字与GDP之比在当前基准水平上降低4%左右,才能使其进入下行轨道;美国应逐步提高所得税率,包括年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人。

  在金融稳定方面,IMF在报告中说,自2023年一系列银行倒闭事件暴露出弱点以来,美国一直缺乏具体行动,包括银行监管失误、大量未投保存款以及2018年监管“量身定制”带来的风险。

  IMF建议美国全面执行《巴塞尔协议三》的提议,对所有拥有1000亿美元或以上资产的银行适用类似的监管要求(包括监管压力测试),进一步加强监管监督和实践,重新审查存款保险的覆盖范围,并重新调整银行流动性要求和流动性压力测试,以更好地考虑存款快速外流的可能性以及长期资产清算时可能实现的潜在损失。

  等到年底再降息

  自2023年7月以来,美联储一直按兵不动,其联邦基金利率一直保持在目前的5.25%—5.50%的范围内。美联储何时降息,也成为全球投资者一直在关注的重要话题。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6月27日表示,美国是G20集团中唯一一个经济增速高于疫情前水平的经济体。而这样“强劲”的增长表明,美国的通胀面临持续的上行风险。考虑到这些风险,美联储应该至少在2024年底之前,都将政策利率维持在目前的水平。

  IMF称,美联储至少要等到2024年底才能降低政策利率。IMF在报告中称,随着经济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美国并没有为当前的货币政策环境付出高昂的代价(即增长放缓、失业或劳动力参与减少)。这为美联储在价格稳定和最大限度就业的任务范围内提供了很大的回旋余地。虽然今年早些时候的数据显示通胀显著上行风险得到了明显缓解,但只有在有更明确的证据表明通胀正在可持续地恢复到2%的目标之后,才谨慎地降低政策利率。

  IMF表示,如果未来几个月即将到来的通胀数据火爆,可能需要认真考虑消除美联储沟通中的宽松偏见,甚至可能进一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继续明确传达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对即将到来的数据的解释,并相应地调整前瞻性指导,应确保货币立场的必要转变得到充分理解和顺利吸收。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指出,在美联储加息周期中,美国经济的强劲得益于劳动力供应和生产率的提高。她强调,“只有在有明确证据表明通胀持续回到2%的目标水平之后”,美联储才应该下调政策利率。

  她表示:“我想承认,我们从过去几年学到的一个教训是,我们正处于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时期。这种不确定性现在也横亘在我们前方。不过,我们有信心,美联储将渡过难关,而且肯定会像去年那样谨慎。”

  与此同时,美联储“最鹰”的官员——美联储理事鲍曼也出来喊话。她表示,现在降息不合适,若通胀继续高企仍愿加息。

  鲍曼周四重申,在通胀压力仍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她仍未准备好支持央行降息。她认为,美联储目前的利率立场仍是具有“限制性的”,即使货币政策维持在当前水平,价格压力也会降温。

  鲍曼表示,如果未来的数据表明,通胀正在持续向2%的目标移动,那么逐步降低利率以防止货币政策变得过于限制性,最终将是合适的。但我们还没有到达降低政策利率的合适时机,继续看到通胀存在一些上行风险。而如果未来的数据显示通胀进展停滞或逆转,仍愿意在未来的会议上,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

  同日2024最大十倍杠杆炒股平台,美国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表示,随着有迹象表明通胀已恢复下降,他仍预计今年只会有一次降息,将出现在四季度。这与其在3月的观点一致。